2021-01-04 16:50:48 來源:hotbuy集運 責任編輯:湯立斌
核心提示:你可曾見過空乘痛哭流涕?或是遇到哪個空乘散發着貓味?不會有這樣的事。在面目模糊的時代,在口罩遮臉的時代,我倒想要那塊寫着職業化和藹可親的胸牌。我倒想要那透着工業化殷勤得體的光鮮外表——如果説這種殷勤得體一戳即破,反而越發難能可貴。

hotbuy集運1月4日報道 (文/詹姆斯·帕克)

是時候表示感謝了。

為了我們受到的禮遇,哪怕(尤其)這樣的禮遇只是裝裝樣子或不得已而為之。為了我們大家魚貫而入時耳邊響起的中氣十足的“您好”,也為了在彼此略知一二後,當我們魚貫而出時聽到的不那麼響亮的“再見”。為了機上廣播中預先準備好的客套話——不知何故總是帶有一絲真情實感——為了演技蹩腳的現場安全演示,也為了對着救生衣上的小管子憋勁長吹的那口氣。為了機上廚房散發出的帶有金屬質感的神祕氣息,空乘們坐在那裏,臉上是令人心頭一緊的不當班神情,旁邊塑料杯裏的冷水在震顫。在空中,他們迷人地扮演着一夫當關的角色;在地面上,他們談笑風生、成羣結隊地和我們擦身而過,我們則被困在過海關的隊伍裏。是時候向空乘致謝了。

最近我從波士頓飛往倫敦。機場、飛機和空乘自己都備受空虛寂寥這種亞病毒的困擾。服務中規中矩——餐飲推車在過道上來來回回;差勁的小食分發了下去——不過交流互動因口罩的阻隔而含混不清,面部表情也變得難以揣摩。看不到那種略帶浮誇的舉止或是因不滿而挑起的眉毛。聽不到那些讓人昏昏欲睡的聲音。我們是彼此眼中的陌生人。空乘被認為精明能幹、富有同情心,對形形色色的旅客——喜歡把腳伸到過道上的目中無人男子、嘴巴講個不停的滔滔不絕先生、要用WiFi的傲嬌公主——見怪不怪,不過如今這樣的知識似乎基本派不上用場。

這讓我陷入思考。思考對萬米高空環境下產生的期望值的精細化處理,思考空乘為了讓你相信自己正在體驗有那麼一點高級的人生經歷——儘管大量證據指向相反的方向——而做出的種種努力。他們侍候在側,他們安撫勸慰,他們拿來毛毯,他們平息酒鬼及火冒三丈的父母製造的肢體衝突,接下來他們又拿着塑料袋四處走動,收走垃圾。

而我這些年來算是個好乘客嗎?沒有吹毛求疵?在該感謝的時候表示感謝?曾經在飛機上,我每20分鐘就大哭一場,像生物鐘一樣準時。曾經,我穿着一件散發着濃郁貓尿味道的夾克,搞得旁邊的人要求調換座位。所有這些時刻,我都得到了小心翼翼的照料,獲得了彬彬有禮的對待;但願我當時也以禮相報。

你可曾見過空乘痛哭流涕?或是遇到哪個空乘散發着貓味?不會有這樣的事。在面目模糊的時代,在口罩遮臉的時代,我倒想要那塊寫着職業化和藹可親的胸牌。我倒想要那透着工業化殷勤得體的光鮮外表——如果説這種殷勤得體一戳即破,反而越發難能可貴。(原題為《空乘頌》,選自2020年12月號美國《大西洋》月刊,李鳳芹譯)

凡註明“來源:hotbuy集運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